独/正妹主播始祖求子梦碎 将出书惊爆主播生死斗秘辛

点击次数:1035   更新时间2021-08-23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
年初急流涌退走下东森台,背后有个大家不知道的原因,原来她以44岁高龄,还在想办法做人工受孕,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戴著口罩勤跑医院,“我答应女儿两件事,一是不工作天天陪她,另一件事,是想办法帮她生个弟弟或妹妹。”其中达成1项,受孕虽然最终失败,但她已尽全力。

陈海茵大学毕业就当主播,岁月匆匆20年,她的婚姻幸福,但求子之路艰辛,第一胎就是千辛万苦试管做出来的。去年女儿4岁生日,许下生日愿望“妈妈可不可以不工作天天陪我”,后来还童言童语问“妈妈,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妹妹”,此时,陈海茵在工作上刚好面临一个可以选择的路口,和东森的合约到期,身体也出现荨麻疹不止、自律神经失调的状况,最后她决定离开,“到现在几个月过去了,一直困扰我的荨麻疹没再发作,一切的毛病,真是压力造成的。”

陈海茵说,“我不想错过女儿的成长,也愿为她找个伴而努力。但这回打排卵针,身体条件没上次好,之前年轻卵子多,这次取卵数量少,概率低,而且常打针打到瘀青,在疫情最严重时一直跑医院也非常危险,最后跟老公决定放弃了。”现在她每天可以送女儿上学,空下来的时间开始写书,已跟出版社谈好要把这20年电视经历写出来,“内容很劲爆,有主播勾心斗角、有幕后八卦绯闻,大家可以期待。”新书明年4月出版,同时,她也找了刘真之前经纪人月琴,离开主播台后,期待未来有不同的发展。

当了20年主播,看尽新闻圈的潮起潮落,过去她为了信息焦虑不得不天天看新闻,如今打开电视已当观众面对,不过她和老公都有共识,就是以后不让女儿当主播,“外人觉得主播光鲜,但真要走过才知冷暖,而我老公弄设计的,以后,也不准她走设计的路。”

★更多新闻报导